第2672节 同步(1 / 2)

超维术士 牧狐 2199 字 51分钟前

何谓沉浸式直播?

智者主宰带着这个疑惑,眼看着安格尔与卡艾尔走进了悬狱之梯。

而随着安格尔身影的消失,周围浮荡的星河,开始慢慢的变幻起来。众人这时突然感觉到了一种陷落感,就像站在了柔软的棉花糖上,或者温暖的泥淖中,身体在甜蜜而热烈的包围下,不断的沉陷,沉陷……

这种感觉并不难受,甚至带着点慵懒的舒服,让他们的心情都逐渐平静下来。

“毫无知觉间就能改变情绪走向,这有点心幻的意思。”智者主宰在心中暗忖,虽然表面上完全没有感知到剧烈的情绪变化,就连黑伯爵都没有任何察觉,但作为一个无聊了万年的老怪物,他对自己的情绪把握相当的有信心。

虽然感知不到情绪变化是被幻术影响的,但对方绝对有做引导。

有点像心幻,但又没有心幻的痕迹。这种奇怪性质的幻术,之前智者主宰就有些疑惑,现在亲自体验,依旧没有察觉到安格尔的幻术在哪一步出现了异常,以及这种异常到底源自何处?

智者主宰思考间,幻术的力量已经完全将他们包围起来。很柔软,很舒服,毫无窒息感。

只是脚下微微有些失重。

当失重的感觉消失时,他们从并不太高的半空中落下。

最终,所有人都落到了一片破碎的废墟中,而废墟的中心位置,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懒洋洋的靠着门槛的安格尔,另一个则是惊讶的捂着嘴看向众人的卡艾尔。

“这里是……悬狱之梯的内部?”瓦伊惊讶的看着周围。

“是的。”黑伯爵也被周围的景象吸引了,他来过这里,对这里可谓相当熟悉:“这是进门后的第一个房间。”

“我们怎么突然来到这了?这是幻术?”瓦伊感到震撼的退了一步。

结果感觉背后碰到了人,回首一看,居然是……智者主宰!

瓦伊吓了一跳,连连退后好几步,最后躲到了黑伯爵的身后,才颤巍巍的道:“智、智者主宰怎么也在这里?他,他破坏了大地环壁吗?”

黑伯爵望着近在咫尺的智者主宰,轻轻摇摇头:“没有破坏。这是用幻术模拟出来的。”

“幻术模拟?”瓦伊惊讶道:“所以这个智者主宰是假的?”

没等黑伯爵回答,智者主宰笑眯眯的看过来:“我可不是假的,只是某个人通过幻术,将我们的距离拉近了。但这种拉近,只是看上去近,实际上我们还是很遥远。”

“那为什么我能碰到你?”瓦伊还是不明白。

瓦伊的问题刚落下,就被旁边多克斯的叫唤吸引到了:“这个,这个是疏密石做的吗?”

瓦伊偏过头看去,却见多克斯已经跑到了废墟角落一隅,抱起来一个乳白色方砖。

他的脚下都是类似的方砖,只是,基本都碎裂的差不多了,只有多克斯手上的方砖,还是完整无瑕的。

“我经手过很多次疏密石,这手感绝对是疏密石!”

多克斯一边叫喊着,一边还看向安格尔:“金,这个是不是疏密石?”

智者正想说,这是幻境,隔着异度空间,对方怎么可能回答你。你要问,要在心灵系带里问啊。

然而让智者没想到的是,安格尔听到多克斯的呼唤,懒洋洋的转头看过来:“你管它是不是,这些都是我模拟出来的,反正你也带不出去。”

“没关系,等会我进来的时候,就可以带出去了!”多克斯一脸美意:“对了,这是我先看到的,属于我!”

多克斯完全被眼前的利益给迷住了,甚至完全没想过这片幻境的异常处。

而其他人,则是用惊疑的眼神看着安格尔。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们明明在外面,为何会跟着安格尔一起来到了悬狱之梯里。如果说这是幻象,安格尔是如何做到的?

别说学徒惊讶,黑伯爵和智者都被吓到了。

如果这是幻术的话,约等于直接带着他们进入了悬狱之梯中啊!

智者这时,轻轻的蹲下身,从地上捧起了一抔白瓷般的土灰。

从周围那破碎的地砖来看,这土灰应该是疏密石破碎后留下来的。

智者细细的摩挲着土灰,感知着它细腻滑顺的手感,这种手感,的确是疏密石破碎后的那种感觉。

“这也是你用幻术模拟出来的?”智者看向安格尔。

退一万步,他大概能理解幻境的整体性,但是,精妙到如此的细节,都还能完美还原……你告诉我这是幻术?

“是。”安格尔有些蔫蔫的回答了智者,然后转头看向另一边:“红,你能不能停下手脚,不要再翻箱倒柜了。”

“还有你,你凑什么热闹,把手上的灰尘给我放下。”安格尔又看向瓦伊,瓦伊正跟风智者,从地上捧起土灰。

多克斯和瓦伊被安格尔这么一训,倒是停住了手,乖乖的放下了手上的东西。

随着他们手上那堆物品全部落下,安格尔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

“这是直播,懂吗?不是给你们挖宝用的,是给你们用眼睛看的。”安格尔斥责道:“你们每一次触碰这些东西,都会消耗我大量的算力,尤其是智者主宰还有你手上的那些灰尘。”

“你知道他们消耗了我多少算力吗?你不知道!”

安格尔:“如此消耗算力,我干脆就站在这里专门为你们服务算了!你让我如何再直播下去?”

智者主宰听到这,轻轻将手上的土灰放下:“我们触碰这些东西,能感知到它们的真实触感,是你消耗算力做的?”

安格尔点点头:“没错。我这是同步直播,所谓同步,就是我在里面感知到的一切,你们都能够即时看到。我所见,便是你们所见,我所得,便是你们所得。”

“这不像是我提前布置幻境那么简单。这样实时的进行幻境的呈现,并且模拟你们触碰的所有东西,都会消耗算力。”

话剧影盒里的幻境,是没有变量的。哪怕是你需要自己做选择的体验性话剧影盒,看似体验者的选择是一种变量,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变量,影盒制作好,就已经有了自洽的逻辑链,任何选择都在这个逻辑链里。

而安格尔布置的这个沉浸式全息直播,可以说,处处都是变量。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安格尔也是第一次进入破碎后的悬狱之梯。未知,本身就是一种不可控的变量。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