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放晴(1 / 3)

童夭僵了一下。

然后扭头撒腿就要跑。

闻卓是坚持晨练还常打篮球的人,速度当然比童夭要快得多,再加上腿还长,他迈一步,够童夭小短腿来回倒几下了,因此童夭甚至都还没迈出步子,闻卓就已经两步踏出了房门,伸手从后面勾住了她的书包带子。

且步履还很从容,踩在铺了地毯的过道上,根本听不见多大的脚步声。

童夭还沉浸在被当场抓获的惊慌中,心跳地飞快,还没来得及发现不对,她迈开腿跑,却发现没能挪动步。

卯足了吃奶的劲儿,不死心又吭哧吭哧的往前迈了迈。

然后就在原地踏了个步。

闻卓快要笑死了,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轻咳一声,语气低沉,幽幽道:“童夭,干什么呢?”

童夭悚然一惊,被吓的身子一抖,差点没当场炸毛。

闻卓拽着童夭书包在手里不仅没放,还抬手往上提了提,把童夭带着脚跟都离了地,看着像是要把童夭连着书包一起提起来一样的。

童夭已经被吓懵了,像被揪住了后颈子的猫,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闻卓低头,盯着模样看起来很惊慌的童夭,低声问道:“刚才往我屋里头看,是想看什么?”

童夭本来就心虚,闻言脖子一缩,忙不迭的摇头,因为不擅长说谎,说出来的话磕磕绊绊的,“没,没想……看……什么……”

“哦?是没想看什么……”闻卓顿了顿,声音听不出波澜,继续道:“还是其实你想看,但是被我抓住了,所以还没来得及看到什么?”

童夭心虚的把头埋得更低,盯住地面,抿了抿唇,不敢开口狡辩,但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摇了摇头。

闻卓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穷住不舍道:“摇头是个什么意思?是说你不是什么都没看见,你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童夭急了,结巴道:“我……我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这句话正中了闻卓下怀。

闻卓俯下身,离得更近了些,贴在童夭的耳畔,缓缓的,带着坏意低声道:“既然什么也没看见,又对我的房间这么好奇,那要不要跟我进去坐坐?”

闻卓个子很高,上学期体测量身高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米八五了,男生个子在高中窜得又快,一年一个变,现在估计都不止这个数了了,这样的身高站在虚数一米六的童夭面前,即使背着手什么都不做,全身上来也写着大大的三个字――压迫感。

更别说他现在还离童夭这么近,这个年纪的男生旺盛的荷尔蒙,带着浓浓的压迫感,此时全笼罩在童夭周围。

而且也因为离得很近,闻卓说话声音放得很低,听起来语调便不太显,自刚刚开始,童夭便没法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喜怒,她又没那个胆子转过去看闻卓,所以根本也不知道闻卓此刻是什么情绪。

但童夭知道一点,她偷看是不对的,如果闻卓为此责问她,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闻卓的这句话的意思……琢磨起来就很像是在说反话,就像是其实已经生气了,但暂时隐而未发,把怒气当反话讲出来。

一般人都是非常生气了,才会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童夭脸色白了几分。

“对不起……”童夭太紧张了,她想逃出闻卓的控制范围,但因为太过畏怯,只是小小的挣扎了一下。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