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幽暗渡口(1 / 2)

喧闹的课间,

男同学抓紧一切时间在操场上活动。

女同学则是三五聚在一起,抓紧一切时间八卦,

英语老师今天的衣服搭配的怎么样;

体育老师昨天又陪他媳妇买菜了;

语文老师跟自己的第一届带的学生恋爱了;

化学老师怀孕了……

我趴在桌子上,对这一切感到无语并厌恶。

十几岁的年级,就过上了老太太天蹲村口东家长西家短的的生活,

好像只有把别人的生活作为谈资,才能提高她们的优越感。

尽管我也是个女的,却对这些嚼舌根从心底抗拒。

活着就是为了这些吗?

算了,短短几年时光,一切不过是逢场作戏、按照既有的节奏,度过这几年罢了。

“听说……”

“对呀对呀,还被谈话了呢”

“是吧……切,看着是个乖乖女,我看就未必”

“谁知道背地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呵呵呵”

另一小堆女孩是能的说话声虽然很小,还是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陡然坐直了身体,

这些窸窸窣窣的八卦声戛然而止。

我垂了垂眼帘,良久,轻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去,准备接着趴一会。

耳边突然起了阵阵微风,我怔了一下,没有开窗,哪来的凉风,立马回头看去,

又是……这身黑色的袍子,黑靴子。

但是这次身穿这身衣服的人,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高大男人,感觉在哪见过。脸上擦了粉一样,雪白雪白的,比较引人注意的是那一脑袋长若流水的淡黄色头发头发,一直垂到脚踝,丝毫不乱。眉眼高挑,嘴唇是裸粉色,容貌清秀的……到底是个男人还是女人?

紧闭着双唇,面无表情,深邃犀利星眸,从容不迫而斯文优雅。

离我一两步的距离。

“我一直在找你”这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我走来。

声音沉闷,是个男声,现在的人可真敢打扮!

我吓得赶紧站起来,转过身问“什……什么?找我?”

在教室的几个同学的目光,

齐刷刷被这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人吸引了过去,马上就开始了叽叽喳喳起来,又很快的停下来,大概是要看看接下来怎么样。

“你……”我有点打怵,却又不敢问下去,

“卓辅,时间不多了”

“是吗,还是被发现了”

地底传出的声音立马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面前这个男人还张嘴回应了,我头皮都炸开了,

大白天闹鬼吗“刚……刚才……”我看了看地面,又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人,

“你必须跟我走”正说着,这个人一边拉起我的左手,一边把脸转向教室里其他的都人,迅速的环顾了一周,他的语气是冰冷的,眼神却是很温柔。

“你有病吧!你到底是谁啊!”我也是慌神了“去……去哪里,你放开我!”莫名其妙来个人,拉着我就要我跟着走,我跟着走才是脑子秀逗了。

“快放开我!”我挣扎着。

窗外的阳光中似乎夹杂着氤氲的雾气,透过玻璃窗洒进教室的每个角落,像打了柔光的灯照进来。

我使劲甩了几下手,挣脱了之后,一个劲儿后退着,然而我退几步,他便走上来几步,

眼看身后就是墙了“你……你要干什么,你……你别过来”

“绝对不会错”男人的眼睛眯了眯,

“找……找我?很久?为……为什么”退无可退,我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认错人了吧你……”

“不会错”

“你是谁”

“卓昱”

“找我做什么”

“做王”

“啊?啊?什……?为……为什……”

“真是麻烦”

我还在惊慌失措中,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让所有的场的人包括我在内,都着实发出了疑惑的惊叫。

本来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突然低下头,俯下身子,左腿膝盖落地,朝我跪了下来,

“今吾奉天命呈璘国子民之愿叩拜姜语洛为璘国新任王谨遵天道不离御前护国君之安危辅国家之昌盛”

我惊得不知道说什么,身体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站在那里,

“你……你……你在说什么……”

“随便回应一句’”

“回……回应什么?我什么?”

“你不想跟多人受牵连,甚至丢了性命,就快点把流程走完!”

“什么流程!你有病吧!”

“没时间了!”男人还是单膝跪在我面前,抬起头来严肃又急切的几乎咆哮着对我说,然而声音沉沉的,并不刺耳,还带有训斥的口吻。

“说……说什么……”我还在迟疑,慌乱的眼神一下跟他严肃的表情撞上,不自主的打了个激灵,脱口而出“你……起……先起来吧”。

“你们在干什么!”老师的声音同脚步声一起想起,我忙转侧过头,老师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是哪里来的!在这里做什么!”

卓昱听我说完随即站起身来,直勾勾的盯着我“与你无关”连看都没看老师一眼!

我瞪大了眼睛看向这个比我高出一个半脑袋的男人,

我的天!硬气!真是硬气!虽然长得挺斯文,说话也奇奇怪怪的,但这话说得不屑中透着硬气!

这不是我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吗……

很多时候,老师或者家长就只知道说些无谓的风凉话,反正只要是他看不爽的事,就都是些“无聊的事情”,凭着自己“吃的盐比你走的路都多”这种资历,随意的按照自己的喜好否定别人。末尾还要按上个“都是为你好”!

可曾想过,一句良言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他们打着“我又不会害你”的旗号,用自己的喜好做着掠夺和消耗别人情感的事。

尤其是有的老师,教书确实是教书,育人就……

“你怎么进来的!快出去!”老师扯着嗓子嚎着朝我和卓昱这边走来,

而我想着卓昱刚才的一些列动作和话语,突然恍惚了一下,

下意识的想起来,刚才他说的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

可是梦里的男孩子是黑头发,而且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啊!

轩国?璘国?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