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第三百五十二顶重点色的帽子(1 / 2)

第三百五十二章

异能特务科,好不容易脱身的坂口安吾站在种田山头火面前述职。

“港口黑手党首领死在法国超越者手上。”

“超越者……确定是何人?”

“保罗·魏尔伦。”

“……是他?”

欧洲“暗杀王”的名声响彻里世界,保罗·魏尔伦就是法国的一把刀。

这把刀杀到整个欧洲的政要和敌对组织闻风丧胆。

“死因?”种田山头火捏紧扇子,压力之上又增添新的压力,夏目漱石只告诉他要保住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没有告诉他麻生秋也的真正死因!

坂口安吾看了一眼脚尖,说道:“种田先生,您认识兰堂先生吗?”

种田山头火说道:“有数面之缘。”

种田山头火心道:拜你的工作记录所赐,我把他们的爱情故事都看了一遍。

异能特务科的高层还有谁不知道港口黑手党首领是同性恋?

“我读取了死亡现场的物品记忆,兰堂先生失忆之前的真名是‘阿蒂尔·兰波’,乃保罗·魏尔伦过去的导者兼恋人……”坂口安吾记起港口黑手党的威胁,咬了咬牙,委婉地修饰了内容,“保罗·魏尔伦会杀麻生秋也,是想要跟阿蒂尔·兰波重新开始。”

种田山头火愣住,满脑子猜测的阴谋落了空。

坂口安吾小声起来:“麻生秋也自愿死在保罗·魏尔伦的手上,谎称自己是异能力者,阿蒂尔·兰波似乎可以操控异能力者死后的身体……”

种田山头火:“……”

坂口安吾说道:“总之,不是法国官方布置的暗杀,死亡原因是情杀,麻生秋也手里掌控着拥有巨大杀伤力的武器【壳】,但是他没有使用,而是在绝望之中交给了对方,我个人认为,必须尽快找到【壳】的下落,那是一个老式相机,由英国人制造,用麻生秋也的话来形容,这个半成品的消除兵器与异能力碰撞发生灾难。”

堪称日本最高端的情杀案件了。

因为,涉事者是法国超越者,目的居然是杀死给自己戴绿帽的人!

在坂口安吾的详细描述之下,异能特务科开始全力运作,搜寻日本横滨市范围内失踪的老式相机,杜绝外来人口的随意出入境。

一时间,停留在此地的威尔斯暂时无法离开横滨市。

她不可能把相机交出去,只能藏了起来,等待后续的转机,她觉得发生这样的战斗,自己国家也迟早要派人来调查。

日本,某种意义上是靠英国庇佑的。

法国,维克多·雨果算了算时间,帮自己跑腿的“快递员”应该把小说送给了港口黑手党本部。他开始忧虑,替自己送东西的人是昔日的崇拜者,对于日本来说是标准的外国人,对方会转交的东西会不被中途拦截下来?

维克多·雨果跟法国的后辈电话里沟通,对方再三保证道。

“雨果先生,请您放心吧,为了证明盒子里的生日礼物是送给港口黑手党首领,我用了法语、英语、日语三种语言进行表达,还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确保不弄错,要是这样都无法送达到您的朋友手上,您不如打电话给朋友,让他尽早来取礼物?我就在横滨市里待着,您有什么安排尽管跟我说!”

“托马,坐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辛苦你了,你记得找我报销路费。”

“不用!雨果先生,为您做事是我的荣幸!”

名为“托马”的法国人徘徊在港口黑手党本部周围,头戴针织帽,脸上还像模像样地架着一个墨镜,想要降低自己法国人的面部特征。

他是雨果的狂热粉丝,一听说雨果手下缺人办事,立刻自荐,拍着胸脯保证不泄露对方的隐私,非常愿意来日本帮忙送生日礼物。

对于消失八年的雨果先生是怎么认识日本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托马没有一丁点感到疑问,自豪地表示以雨果先生的人格魅力,结交各国的朋友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参考伏尔泰先生,伏尔泰先生在欧洲的朋友可是数不胜数,有人戏称伏尔泰先生的异能力是“人均好感度+50”,没有一个敌人愿意在伏尔泰先生面前表现出粗鲁与不雅!

“雨果先生,我在港口黑手党附近停留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波德莱尔先生下车的身影,这位老大也来到了日本吗?”

“夏尔?你可能看错了。”

维克多·雨果深思,波德莱尔为私事请假外出,居然是出国见学生。

这样的话,他自然不能轻易说出口。

托马对雨果深信不疑,当作自己眼花了,要不是波德莱尔先生的身姿过于显目,自带一种骨子里的风情,他也不随便看见一个金发男人的身影就误以为是对方。

结束通话,维克多·雨果握着手机又坐了片刻,手机迟迟没有收到麻生秋也的回复。

一般情况下,麻生秋也不忽略他这么久。

他的爱斯梅拉达有伴侣,照顾家庭,待他如友人,彼此交换了心灵深处的秘密,维克多·雨果厌恶战争与掠夺,爱斯梅拉达渴望回到华国看一眼。

“我还欠爱斯梅拉达一场意大利旅行。”

“他是那么的想去意大利,不惜用一年的时间攒路费,可惜我和莎士比亚的异能力碰撞形成的异能世界,局限于法国,无法让他看见身处于十五世纪意大利米兰的达·芬奇,他跟我说过,他想要让意大利的画家为我们作画。”

维克多·雨果同样佩服达·芬奇的成就,即便对方不是现代的异能力者,那也是历史闻名的全才。他产生“能力不足”的小小烦恼,而这份烦恼很快找到了解决方案,迅速站起身,“我记得达·芬奇的代表作《蒙娜丽莎》的画作收藏在卢浮宫,要是跟卢浮宫的人沟通一番,没准可以让爱斯梅拉达近距离的欣赏到真迹。”

维克多·雨果的行动力十足,当即前往位于巴黎的卢浮宫。

他找到卢浮宫的官方管理者后,进行详细的商谈,成功见到保存在地下室的真迹。

看到不止一幅名家的作品,他一个人走在里面,安静地欣赏未来要带爱斯梅拉达来看的画作,争取了解它们,以后好跟爱斯梅拉达介绍。

维克多·雨果感到由衷的满足:“还好法国的收藏品多。”

他忍不住有一点后怕。

幸好,他没有在异能世界扮演卡西莫多太久,不然等历史的轨迹发展到达·芬奇离开意大利,受到国王邀请前往法国定居后,自己估计要看着爱斯梅拉达追星历史人物,沉醉在对方无与伦比的才华之下,自己和比埃尔·甘果瓦就成为了电灯泡。

维克多·雨果发奋书,为的就是让远在日本的爱斯梅拉达看到自己的才华,他没有浪费七年的人生经历,出了自己的作品!

爱斯梅拉达会是第一个看完《巴黎圣母院》的人。

他连伏尔泰也不肯给全本。

维克多·雨果想到用期盼眼光盯着自己,宛如圣子临尘,让人于心不忍的友人,心肠依旧冷硬下来,别以为他不知道伏尔泰是想看卡西莫多有没有追到爱斯梅拉达!

没追到!

不用你眼巴巴地看结局!

他给伏尔泰剧透了爱斯梅拉达给比埃尔·甘果瓦还债了一年已经很够意思了。

“我的结局……多少有一些我的私心。”

维克多·雨果呢喃,“他们讨论的悲剧艺术还是影响到我了,比起大团圆,悲剧能升华艺术,给予心灵的震撼,所以我在故事里了爱斯梅拉达在法国的内战中死去,誓死不信仰神灵,最后卡西莫多殉情的结局,希望爱斯梅拉达不介意。”

小说并非完全参考异能世界的发展,确保内容传播出去也被认为是艺术改编,毕竟谁能想到丑陋的雨果,吃胖的莎士比亚,以及落魄卖诗的比埃尔·甘果瓦呢。

至于诗歌集《恶之花》的作者名字。

重名!

反正销量那么小,还差点被法国文化局下达“恶俗文学”的下架命令。

夏尔早就该洗一洗脑子,删除那些下流的东西了。

将来要爱斯梅拉达喜欢他的小说,他干脆就出一本《巴黎圣母院》的系列文,把每个同僚进入十五世纪拯救他的故事统统改编,成为只看脸、不注重心灵的反面教材。维克多·雨果为那些年前仆后继的拯救与黑历史笑个不停,立足于传世画作《蒙娜丽莎》之前,眼中满满的温暖,画中面带微笑的蒙娜丽莎与爱斯梅拉达一样朦胧而奇幻。

“爱斯梅拉达,你喜欢我的小说吗?”

故事虽然是悲剧的,但是完美的终结了卡西莫多的单相思。

除了死亡,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未来,走向不同的分支口,继承了你传达下来“自立自强”的念头,华国人的风采在现实中难以出现,却可以在小说里尽情释放。

无论你是谁,你是何国之人。

我相信你的心灵。

七年里,你是唯一拯救了卡西莫多的恩人,你让他走出了巴黎圣母院。

你让维克多·雨果听见了战争结束,世界和平的美好声音。

维克多·雨果在艺术瑰宝的洗礼下,灵魂越发的安宁,散去个人的感情,他开始惋惜自己没能在异能世界见到那些世界知名的艺术家了。

十五世纪的巴黎是一个脏乱差的地方,回忆起来人人作呕。

但是,那是文艺复兴的时代啊!

在维克多·雨果感慨文明的魅力之际,一通电话打到了他的新手机上,上面的号码来源于海外的日本。

“夏尔?”

“维克多……尽快来日本一趟,走我的渠道,不要闹大。”

“日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维克多·雨果的背后有寒意慢慢地攀爬上来。

这样熟悉的告知方式……

波德莱尔绝对是碰到了麻烦,而且需要他的帮助,要知道阿蒂尔就在日本,两名法国超越者联手根本不有太大的问题。

“夏尔,你不说清楚,我不去!是不是爱斯梅拉达出事了?!”

“你猜对了。”

波德莱尔的语气低沉,夹杂着一丝压抑的自嘲,魏尔伦疑似落在歌德的手里,学生不惜叛国也要留在日本,之后好友也大发雷霆,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德国的歌德、英国的威廉·莎士比亚、柯南·道尔都来了。”

“再晚一步,对法国不利,我不能让事态扩大。”

“先过来吧。”

“我一个人撑不住了。”

电话里是波德莱尔难得一见的示弱,听着就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一个人怎么可能面对多名超越者,而且是高官政要!一不小心引发国际纠纷!

好说歹说,波德莱尔压下了雨果的恐慌。

雨果按照波德莱尔提供的私人渠道,飞快地赶去日本,私底下,巴黎公社听从波德莱尔的调动,派遣了数名异能力者低调的前往日本。

剩下十多个小时的倒计时。

波德莱尔挡在港口黑手党的大厅处,与一个人面对面对峙住。金色大波浪的法国人冷着脸,手无寸铁,却仿佛胜过千军万马,他站在那里,对方就停止了进来的脚步,他身上有一种奇异而阴森的魅力,那是可以迷惑住人类的“恶之花”。

威廉·莎士比亚人畜无害:“不欢迎老朋友吗?”

世界著名的歌剧家双臂微扬,耳垂处是银环,感受着背后吹来的微风。

歌剧家的打扮复古又不失时尚,无形之中引领着英国异能力者们的风尚,荷叶领包裹着雪白的天鹅颈,祖母绿的排扣整整齐齐,每一颗宝石都是一等一的色泽,在现实中的莎士比亚有着富裕的家底和不拘小节的气度。

忘了说,他的腰身不粗,脸蛋也没有变胖,丝毫不受到异能世界的影响。

全是小甜甜的功劳。

原本两人是在见日本政府的人,得知麻生秋也被法国超越者杀死,威廉·莎士比亚就中途抛下了文职人员的柯南·道尔,前来港口黑手党去见可怜的爱斯梅拉达。

谁料,波德莱尔比自己先一步抵达了港口黑手党。

法国人就是跑得快啊。

威廉·莎士比亚把日语麻溜地说出了英语的咏叹调:“对于麻生秋也的死亡,我深表惋惜,哀伤不已,请允许我瞻仰一眼他的遗容。”

港口黑手党高层在当天极力遮掩的秘密,比纸还要脆弱。

一戳就穿。

多国参与的暴风雨来临。

酒店里,歌德的手里躺着一把匕首,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浮士德,你回来了,出去一趟收获不小呢。”

窗户边是一抹幽暗的身影。

“浮士德”注视着黑色长发的歌德,情不自禁后退一步,拒绝回归地方的体内。

“你在害怕什么?”歌德惊讶,低头看自己,依旧是保持青春的成熟体魄,举手投足都是令人艳羡的强大,“我这里才是你的归宿啊。”

歌德的人类表情背后是比黑夜还要冰冷的气息。

“不是你……许愿德国强大吗?”

“……不……不是那样的……梅菲斯特……我后悔了!”

“浮士德”仿佛被扎了一下,痛苦不已,虚幻的衣服之下有着无数的伤痕,“浮士德”才是原本的歌德!或者说“浮士德”是被魔鬼诱惑、许下不该许下心愿之人!

他被成长到极点的异能力反噬了!

诞生了人格的异能力不满足于虚幻的状态,祂要身体,祂要行走于世的权利,于是祂把自己的主人夺舍了,将对方强行转化为了异能力。换一句话来说,这个世界暂时能称得上“同类”的只有保罗·魏尔伦和其他具有独立人格的强大异能力。

“后悔?”歌德沐浴在傍晚的阳光下,而对方却身处于阴影之中,感知不到温暖。

他轻声细语,就像是长辈在纵容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你付得起后悔药的代价吗?”

魔鬼的后悔药。

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港口黑手党首领死亡的消息,以野火燎原的速度传播开来,歌德准备安排保罗·魏尔伦秘密回国的一架私人飞机直接被波德莱尔以某种方式击落了。

战争时期,以一己之力坐镇后方的超越者,绝非无法上战场的弱者。

相反,是他足够强大,镇得住其他人!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