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有个少年,他心思简单,只想着吃饱穿暖,高高屋檐,媳妇守着锅台灶沿。多年以后,有个憨憨,他一路艰难,只求能远离危险,厚禄高官,媳妇持刀太过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