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1 / 4)

佐鸣 和解 红尘滚滚 2190 字 2020-06-27

漩涡鸣人偷偷瞥了眼身旁的宇智波佐助,三十多岁的人了,时光未在他的身上留下多么浓烈的痕迹,眉眼间依稀带着少年时的意气风发,只是更为内敛,内敛得看不出任何波动。

他的五官仍旧那样精致,侧脸的线条总是带着让人沉溺的奇妙魅力,长长的睫毛安安静静地垂下,搭在苍白的皮肤上,有一种岁月沉淀下去的寂静。半边略长的头发遮住了紫色的轮回眼,只有从发丝间隙才能看到那么一点。

佐助还是那么好看呀……鸣人这样想着。

“佐助……”鬼使神差地,漩涡鸣人伸出了手。

“我吃好了。”宇智波佐助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漩涡鸣人的手悬在了空中,他仓皇又无措地看着宇智波佐助,那一刻,他甚至产生了宇智波佐助在拒绝他的错觉。左胸口的某个器官像是被什么扭搅在一起,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鸣人?”宇智波佐助留意到漩涡鸣人一下就苍白掉的脸色,有些担心地问,“你每天还是那么乱来地熬夜吗?”

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属于人类该有的紧张和关切,那一刻,骤疼的心脏放缓了下来,无形的手也从他的心脏出移开。

佐助是在乎我的!

我还是佐助心里那个最重要的存在!

佐助他,就在我的身边!

这几个认知让漩涡鸣人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了,情绪的表达依旧浓烈鲜明。

“我没事的!佐助!稍等我一下哦,我马上就好了!”漩涡鸣人快乐埋头开始吃拉面,吸溜稀溜的声音似乎和主人的心情一样,轻快又明朗。

大概是错觉吧?佐助怎么可能会离我而去呢?!

宇智波佐助低垂着眼帘,注视着这个在他面前轻而易举就丢掉稳重和成熟的男人。长长的头发和长长的睫毛掩去了他眼眸中的复杂情绪。

漩涡鸣人是个野兽直觉派。

这么多年过去,他那敏锐的情绪感知能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发的厉害了。

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木叶。

只是路过某一棵树的时候,漩涡鸣人的脸跳了出来。

想见漩涡鸣人,什么都可以,多远多短都行。

只要见他一眼就好。

无法克制。

想念漩涡鸣人这种事情,对宇智波佐助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正如漩涡鸣人想他那样,宇智波佐助也在想念漩涡鸣人。

只是他从不说,从不将这份思念表达出来,从不摆在明面上。

漩涡鸣人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想起宇智波佐助,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会想起宇智波佐助,什么也不干只是睡觉,也会梦见宇智波佐助。

只是他会坦诚地以一种怀念自豪地模样对身边的人说“佐助xxxxx”,会趴在办公桌上念念叨叨地嘀咕着“佐助你怎么还不回来”,会看着天空和云幻想着“佐助正和我站在同一片蓝天下”,会在梦醒后将宇智波佐助的名字在舌尖辗转反复……

宇智波佐助不会。

他本就不是一个将什么情绪都摆在明面上的性格,一个人流浪的日子将他的性子打磨得更加沉默内敛。

他不会对着偶尔通行的陌生人说“我有一个重要的半身”,也不会念念叨叨地反复对着空气抱怨鸣人为什么不来找他,更不会在午夜梦回喊着漩涡鸣人的名字惊醒。

所有开心的、不开心、寂寞的、孤独的、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