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相遇时,他说:“抱歉,我不能为你摒弃我的专业素养。”她心想:“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连拒绝人的方式都这么含蓄。”第二次相遇时,他说:“既然我答应你哥哥要帮你处理伤口,就不能食言···”她心脏噗通噗通。第三次相遇时,他说:“我给你我的联系方式,请你不要再伤害无辜的百姓了。”她愤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