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虫一鸡(1 / 2)

神帝之下 风恋小刀 1944 字 2个月前

江宁冷冷的望了那名少年一眼,而他手中的匕首而是握得更紧了。

“给老子滚开,否则老子就杀了他。”江宁脸上狰狞的表情浮现在了众人的眼中,而他的目光却无比的坚定,目光里带着悚然的寒意。

“让他离开!”江辰的目光有一些复杂的望向江宁,而他的脸色却无比的沉静,似乎看不出他心中的所想。

“备马!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了他。”江宁手中的匕首再一次的近了几分,他将那江逸硬生生的压得透不过气来。

“好!”江辰似乎有一些怒了,他看着江宁,眼中杀意不住的闪烁着。

很快就有人去牵马,江宁心里更是百感交集,他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一天会成为江家弃子,只是他将这世族之家想得太简单了。

此时,看不出那江辰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江宁知道,江辰也不会放过自己。不管自己天赋如何出众,不管自己为江辰立下了多少功劳,只要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那江辰就会抛弃自己。

江宁虽然有诸多的不甘,但是他只想活下去,总有一天,自己一定会让江辰乃至整个江家都付出代价。

很快,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出现在了江宁的眼前,他提着江逸飞身上马。

“江宁,国都有武道院,那武道院有很多大宗师之境的体修。”

“多谢黎大哥提醒!”江宁心中微微的一愣,至少那黎大哥给了他在江家最后的温暖。

“少爷……”众人见江宁毫不犹豫的策马离去,那黎大哥眼中流露出一抹难解的疑惑之色,他向那江辰问道。

“江宁是一位难得的人才,但是他的丹田已废。对于一名丹田已废之人,就再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不管他天赋如何出众,他的修行就已经定界了。最多不过将体修修炼到宗师之境,而我们却要更高的追求,江家也必须走向更高的位置。”

江辰并没有解释更多,他看了那黎大哥一眼,便转身离去,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而众人看着这名心思隐忍的江家三子,目光里却带着几丝忌惮与畏惧。

“半个时辰之后,我要见江宁人头。”

幽幽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中,使得众人又不禁的脸色大变,特别是那位黎大哥,脸色变得格外的苍白。

“江宁,你还是将本少爷放了吗,我保证让你活着离开幽州。”江逸心中不免生起了几分恐惧,他向身后的江宁哀求道。

“少废话。”江宁一声厉喝,他一边策马向那幽州城外奔去,一边寻思着出路。

刚才那黎大哥的话提醒了他,在国都有武道院。而那武道院中就有专门修炼肉身的修行者。而且那只修炼肉身的体修也达到了很高的境界,传说中的一位就达到了大宗师之境,而大宗师在整个大玄国也是屈指可数。

只是江宁心中还是有一些不甘,他不想自己多年来的修炼就此白费,大宗师之境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希望还要更高的境界。

幽州处于大玄国北端,与北燕接壤,而大玄国与北燕皆为北玄域中的三品国度。在北玄域还有数个像大玄国与北燕国这样的国度。

北玄域还有数个二品国度以及一个一品大国,那一品大国就是大周,大玄国与北燕国所附庸的二品国度是大业国。

神苍大陆广袤无垠,无边无际。神苍大陆共分五大域,分别为北玄域、南雀域、东辰域、西寅域以及中神州。

北玄域以武为尊,主要是修炼武道,其修行境界分为九品淬体、八品练力、七品内壮、六品兼修、五品不息、四品神蔵、三品御气、二品登峰、一品宗师。达到宗师之后,便是大宗师。

江宁觉得除了大宗师之后,应该还有更高武道境界,他希望达到更高的境界,而不是偏隅于这大玄国之内。因为在大玄国内,武道境界最高的就是大宗师之境,具有大宗师之境的高手屈指可数,而达到宗师之境也是一方巨擘。

“江宁,逃不了的,江家会对你展开无穷无尽的追杀。只要你放了我,我敢保证江家便会就此罢休。”那江逸还在喋喋不休,他心里已经很慌了,因为他们离那幽州城门已经不远了。

眼见城门越来越近,江宁那崩紧的弦终于有了一丝松懈,只他知道还有很多人在暗中跟着他。

“驾!”,一声长喝,那白马如一道闪电般冲向了城门。

在那高高的幽州城墙之上,一名灰袍男子静静的看着江宁离开,他的身边一名儒雅中年男子扬着一双如炬的眼眸也望着离去的江宁。

“城主,难道就这样放走了那疯子吗?”那儒雅的中年男子向那灰袍男子轻声问道,

“人已废,我们又何必赶尽杀绝,就当是留个善缘吧。可惜了这么个人才,唉!”灰袍男子长叹了一声,然后缓缓离去。

“江宁,你已经出城了,可以放了我吧。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江家不会再追杀你。”江逸知道自己离幽州城越来越远了,他心里更慌了。

两人一马,向那幽州北边的大山驰去,而江宁却是将眉头皱紧了,因为他感觉得到有三四股人马正在暗暗的尾随着。

除了江家,还有幽州城的其他家族,要他江宁死的并不只有江家,还有那些他曾经敌对的家族。

他虽然成了废人,但是那些仇恨还在,因为家族原因或是因为江辰,他杀了很多人,幽州城大部分的家族成员都被他杀过。

“江宁,快放了我,你已经安全了。你不能言而无信,只要你放了我,江家就不会再追杀你,我保证。”江逸越来越慌了,他急忙再一次说道。

“好”,江宁愉快的答应了,随后他一勒缰绳,那白马长嘶一声停了下来,然后江宁将江逸扔下了马下。

“江宁,你死定了!”江逸落马之后不由得大喜过望,他向江宁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但是他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刚一凝起就顿住了。

只见白光一闪,江宁手中的匕首狠狠的钉在了江逸的咽喉之上。

“你……”,江逸捂住咽喉瞪大着双眼,他没有想到江宁居然真的敢痛下死手。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