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挑起那一页被贯穿的地方,竟似有一片薄纱!张狂心下一跳,将书页扯开,一块披风似的轻纱藏于书页中!轻纱细比丝绸,在手上竟丝毫感觉不到重量!其质透明,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