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情人巷(1 / 2)

明月长歌 水仙生 1317 字 4个月前

一幅相传五百年的画,画上有个貌美的女子,嘴角总是挂着狞笑,随着身边众人一个个死去,画中,她的身后却多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一座神秘诡异的蓬莱岛,岛上有着让人长生不老的神药,有飘渺如烟的仙女,也有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的魔鬼

一艘沉入湖底,爬满青苔的古船,满载前朝举国之重的黄金,隐藏让人堕入地狱的诅咒

更让人咋舌的事还很多,在这怪岛上,每天发生着一件件让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当男人有生理需求的时候要找情,人,但有时候却要去情,人巷,他们这时的生理需求往往是难以满足的愤怒,而情,人巷里没有情,人,而是一群冷血的杀手

皎洁的月光照在低矮的屋檐上,风铃被冷风吹得叮铃铃,风铃下的行人的脚步路过这里走得更快,头也低得更低,正如巷口斜放着的白字黑底的牌匾,让人心寒的三个字,情,人巷

屋檐上,月光照到霍剑华苍白的脸上,一双青眼两条白眉,注视着洛阳城即将发生的一切,听老大齐王说,今晚上要有人来砸场子,想到这,他握着剑的手更紧了,嘴角扬起微笑

杀手杀的人多,自然有仇家。夜色里,远方传来一声声健壮的马蹄声,七匹马,七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在这低矮的小巷前勒马。

七个人像是经过训练般同时下马,展露同一双黑皮靴,牦牛皮的

“情,人巷”为首的一人望着牌匾仔细念叨

“今天,我们就要让他们知道,庐山8金刚不是好惹的”身后的一人道

八个金刚为何只来了七人,这个问题霍剑华也没搞懂,但想起他上次杀的人好像叫庐山大金刚张正,心中便有了答案他记得,那个人表面很威武,但临死的时候居然会尿裤子。所以他记得很清楚那个人的名字。

巷子口尽头有一扇被风雨洗刷腐朽的檀香门,门缓缓开启,黑暗中仿佛有个鬼神在等待他们,黑暗里有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来的都是客,进来吧”

闻言,少年们相互张望,在二金刚宋万的带领下,小心踱步走了进去屋檐上的霍剑华也已不见,只留下一坛女儿红的空酒坛在风中打转

谁都想不到矮小的瓦房内居然是这般景象,宽广的地上铺着大食国的琉璃地板,周围陈设波斯的玛瑙镶红木家具,头顶是西洋的吊灯

七金刚眼神中充满好奇和对奢华的向往,听闻一人说:“你们可是来情,人巷做买卖的。”

一个人的声音把他们的魂魄叫了回来,他是个五尺汉子,一身得体的貂裘勾勒强健的体魄,手中仿佛永远都拿着一卷《春秋》,脸上戴着孙大圣的面具,黑洞洞的两双眼注视着他们,他们感觉很可怕。

二金刚道:“我们今个来是为大金刚报仇的。”

面具人道:“错,你们今个来是做买卖的。”

二金刚道:“做谁的买卖?”

面具人道:“当然是你们自个的了,你们今个来要自己赎回自己的命。”

闻言,众人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都笑了。

此刻,窗户破裂,木屑纷飞,跳出三个人。一个身高九尺,手持偃月刀,留有关公般的长胡子,人送外号‘美髯公’另一人嘴里咬着一枝蔷薇,手中的长戟在手中打转,人称‘一枝花’最后一人是青眼白眉,头上插着一支梅花的自然是霍剑华

看到他三时,他们笑不出了,

大胡子的美髯公道:“这笔买卖,看来你们不做。”

二金刚道下早就听闻二老的大名,今天我来这只是为兄报仇,杀死杀我大哥的人,只杀霍剑华而已所以请两位莫要动手。”

一枝花忍不住道谁不行,偏偏是他,我俩肯定不阻止他——行乐的。”

霍剑华向前走一步,玩味的笑道杀我的话,你们七个一起上吧,省得日后江湖传言我欺负你们”七人不自觉笑了,然后露出狞笑,纷纷抄出长刀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