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爹欠债跑路,父债女还,他们竟然要让她去……一张支票,她成了他的所有物。“我不当情妇!”“你太高估自己了,挂个名而已。”“让我做什么?”“挡掉扑向我的女人!”从此俞朵就成了夜栾的挂名新妻,遇鬼杀鬼遇佛杀佛,只是……“夜大少爷,我不干了,这活儿风险太高!”“哦,那我帮你补点血!”“怎么补?”夜少俊逸的脸上顿时邪魅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