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万一个吻”他强吻了她,把支票塞在她敞开的领口;再相见,他将她抵在卫生间里,气息滚烫:“我喜欢你不化妆的样子,还有嘴……”她绵软的唤他小舅,他却在她的脖颈上留下红色的印记,宣告主权。说好的假结婚,却领了红本本;说好的互不干涉,老对她上下其手;不但以她老公自居,还整天宠她要死。“小舅,我好累……”诺颜在床上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