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落花(1 / 2)

在新几内亚(newguinea)的岛上。

我感觉东半球的这夜将延续两千五百年。然后在夜店租赁了邋遢的桑塔纳,油漆脱落得很凶。然后在车里听怀旧般的歌:「exodus」,「鲸歌」,「atti」。

于是我遽然对越南女子说:

“因为我想神将信任你们,直到你无法证明自己1。”

我闻见这女孩的皮肤散尽香水味。烟味。我把鼻子凑在她的耳朵,我想要记住她的幻觉。因此我想:

“一切不过只是害怕。所以选择过去。为此而忘记。”

就像越南女子对我说:

“你不伤心吗?”“是的,不过我们忘了很多事。”

“你为什么来到这里?”“我不知道,我忘记了。”

白雪倏然的在夜间落着,早晨起来,即使前夜下了很大的雪,但是还始终没有人来。远方浮现这凛然的樱花。

就像到黑夜的进止,我知道变化。

然后我还看见:

这些女孩往往用忧郁的目光向。无为于远方。很像雨夜般的黯然。何小竹坐在面前、身体微微的前倾,右手指节敲击着桌面,然后看着我,一直看着;最后,终于对着我微笑,她说:“你为什么看我?”

词语充满黑夜的各种。

于是我在这里发现:

或许有一天她再路过一个花园

也可能会接着想到

年轻时的一些人,一些事

然而那些人里面

有这个人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

因此我们和别人也没有什么两样。我僩然的突然忘记。之后,而另一个事物又来代替它,而这个也将被取走。因此我们既微且尰。

这女孩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白胸衣。黯裤。皮肤如同湛然的霜。时而摆弄她的fn黑手枪。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