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生,总会爱上一个超乎自己想象的人也许初遇时相看两厌,后来却能相爱相生秦两两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爱谁她背起行囊,以连城为界朝着北边越走越远然而,秦家却连浪迹天涯的安然都不愿给她一纸婚约,她被急召回国从此双脚踏进陆迟衡布满利刃的世界,再无回头之路她说:“陆迟衡,我没的选,哪怕你是个怪物,我也只能嫁给你!”他是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