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hapter 02(1 / 2)

一篇主攻文 时雨花洲 1534 字 6个月前

熙城一中历年高考升学率稳坐全省头把交椅,既能从各区初中薅到尖子生,也不乏达官贵人通过某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把孩子硬塞进来。

前者是一中的栋梁之材,为校争光的典范,校长老师都欢喜;后者么,若把他们比做败坏班级的老鼠屎的话,陆琰无疑是最大最臭的那颗。

他常年稳居年级倒一,三天两头与外校学生乃至社会上的小混混约架,把老师的谆谆教诲当耳旁风。

高一前两次摸底考,陆琰那令人跌破眼镜的成绩出来时,班主任还试图挽救,热心地找家长约谈。

不成想陆母寥寥数语便堵住老张的唠叨:“陆琰啊,要能改早改了。他如今是匹脱缰的野马,套不回来。”

“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混到毕业,我和他爸爸不求他成才,能成个人就好。”

自那之后,陆琰耳根子清净许多。家长都明言放弃的孩子,老师犯得着追在屁股后头管?只要他不影响别人就万事大吉。

左右人家有混日子的底气。

陆琰外公退休前是省里一把手,父亲搞房地产,母亲不正经上班,单靠手头人脉牵线搭桥,今儿个卖栋楼,明天帮人撮合一笔生意,钱也不少赚。

陆琰有个大他整十岁的哥哥陆瑀,打小照着精英的路线培养的,国外名校毕业,如今帮老爸管理公司。

陆小二出生时,恰逢外公自一线隐退,老头嫌蹲家养猫遛狗没意思,非把小外孙子抱过去养,一养养到上小学。

老爷子把陆琰宠坏了,要星星不敢给月亮,脾气也爆,跟谁都敢横眉竖眼。

陆父看不惯却无计可施,他靠老丈人发的家,至今说话不够硬气。但凡挑剔陆小二哪哪不好,老婆就会护短:“那都我爸惯的,你跟他评理去。”

被雷劈到灵魂出窍陆琰也没哭天抢地,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活着有什么意义。

同龄人都有奋斗目标,陆琰没有,除了玩摩托和打架能给他带来一点刺激感,大多数时候都像相声里说的那样,眼睛一睁一闭,一天混过去完事。

但此刻,陆琰终于挖掘出活着的好处——自由。

走廊里罚站的男生松松手,牛奶罐急速坠落,他飞起一脚瞄准不远处的垃圾桶,当做射门练习。

动静闹得有点大,几名上课走神的男同学扭头朝窗外张望。陈老师扣扣讲台,“专心听课,想出去陪他俩一起罚站?”

“听声音就没射中。”游魂陆琰无聊地想,“我倒乐意帮你捡,可惜到不了那边,手也拿不起东西,老子如今就是个废物……”

外头的陆琰低着头听凌泰明啰嗦傍晚约人踢球的事,无人注意到原本躺地上的空牛奶罐自发滚到垃圾桶跟前,纵身一跃跳进去。

红色罐子上的小人还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所以为何要穿越回一个月前呢,老天赏赐的后悔药?那也该跟着在外头罚站的自己,与钱檬何干?

陆琰绞尽脑汁推理出两种可能:钱檬可以改变事件走向,让他免遭雷劈;又或者上辈子他欠钱檬的,死后充当背后灵还债。

可一个没有任何超能力的背后灵何谈报恩?陆琰明显倾向于前者:钱檬是他免死的关键,熬过一个月后的那场劫难,他应该就能灵魂归位,像从前一样生活。

“咕噜噜”,钱檬肚子突然响起警报,打断陆琰的沉思。

就算陆琰听不见声音,也能感觉到空空如也的胃在渴望食物。他眼睁睁看着钱檬把双手伸进桌肚,剥开一块巧克力麻溜地塞嘴里。

我去,学霸上课也会偷吃?还真是颠覆认知的发现!

钱檬单手撑住半边脸颊做掩护,小心翼翼地嚼碎,吞咽。尽管陆琰享受不到,那股子愉悦和满足却在他意识里狂欢。

这小子是有多爱巧克力!

更出乎陆琰意料的是,钱檬接二连三吃好几块才作罢,除了他这个游魂,连钱檬同桌都没发现。

技巧如此娴熟,是个惯犯无疑。

可恶的巧克力,害陆琰不能专心思考,他暗自发誓,有朝一日活过来,必定多买几盒吃个够。

一中是半走读制,但要求学生们午饭必须在学校吃,食堂条件不错,饭菜也丰富可口。毕竟高中生学习压力重,学校不至于缺德到在这方面亏待学生。

放学铃一响,钱檬的同桌袁裴侧身邀请他:“咱俩还到二楼点小炒吧,昨天那个糖醋排骨烧得不错。”

袁裴成绩在班里排中等偏上一丢丢。五班是重点班,他这个名次努努力考个好大学很有希望,加上老妈在区教育局工作,高二开学特意拜托班主任安排儿子和钱檬同桌。

钱檬除了性子闷,待人还是蛮随和的。袁裴恰好和他相反,跟谁都自来熟,嘴特别碎。同桌伊始他就爱缠着钱檬,索性钱檬也没别的朋友,每天中午两人都一起去食堂。

第四节课物理老师发了份测试题,钱檬写题写到一半,不愿思路被打断,头也不抬地对袁裴说:“等我两分钟,马上就好。”

陆琰的魂在一旁呵呵哒,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你不早就饿得拿巧克力充饥了么?冒充什么呢。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