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恨她渗入骨髓,直到那天,她车头调转,人毁车亡。再见,她满心恨意。他得知真相,想拥她入怀,拥到的不过是她冰冷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