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收文《玫瑰覆雪》,大家可以到专栏收藏下,笔芯。】文案:1.池墨出道三年,连修珩给她定了三个规矩:不拍吻戏、不回南椰岛、不见沙玉贞。用连修珩的话讲,她是他的绿山雀,她最高最阔的舞台就是屋顶树梢。他微扬气流,她一飞冲天;他骤然收拢,她匍匐于污泥。鸟被驯化,池墨也已经分辨不清满屋的鲜花是玫瑰还是曼珠沙华。2.第五年的四月,池墨破了连修珩的规矩,不仅接了吻戏,还回了南椰岛,见了他的白月光。当天摄制组清场,男人留在房间盯着监视器。池墨对监视器说:“拍了这场戏,我们去民政局打离婚证吧。”导演喊开始,连修珩赶走男演员,亲自上阵。漆黑的房间,他抚摸受惊的山雀,凉凉地丢下两个字:“做梦。”池墨如梦初醒,电影拍到结尾部分,她下定决心离开邵修屿。如连修珩所说,所有人都出来拦她。导演卖惨,制片方找她麻烦,对家终于找到机会疯狂下场黑。池墨孤注一掷,抛下所有去了国外。3.风雪夜,池墨裹紧被子。黑暗里,有人替她打开风暖,她开灯,连修珩的大掌放在她额头,“你生病了。”他带她去医院,路过雪场的时候将贴身的一块玉戴在她脖子,“池墨,我病好了。你想飞,就飞吧。”后来池墨才知道,她离开后,连修珩是何等疯狂地找她。他去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札幌雪场找她,半路出了车祸,差点重伤不治。偏执狂的属性似乎也在那次车祸中得到治愈。回归演艺圈,有导演找池墨拍戏,池墨推说要照顾家人,连修珩问她,他算不算家人?池墨最终还是败给了他,“可惜人生没有多出来的十年。”连修珩吻住池墨:“白月光才是替身,遇见你的那刻起,你已坠落我的眼眸。只是我病的太久,丧失了和世界和解的能力。”池墨:我也有三个规矩。连修珩:嘤嘤嘤,老婆定的规矩是坠吼的!池墨:爱的仪式感,全部的信任,以及自由。连修珩:我此生的幸运就是遇见你,你是春日的樱,夏天的虹,秋光里的云,冬季的雪,你是我的四季,我臣服于命运,也臣服于你。日月沉沦,皆因为你;我沉沦于你,因为我们没有放弃相爱。深情偏执白切黑x恃美行凶真女王追妻火葬场/身心双洁/先苦后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