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沦陷

甜蜜沦陷

作者:溸尘

都市小说13 万字 连载

最新章节:30、第30章3个月前

相关推荐: 甜蜜沦陷咚漫  甜蜜沦陷 桑酒  甜蜜沦陷abotxt  甜蜜沦陷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本《他唇之上》《娇软可口》求收岑蜜从小就跟秦邗升定了娃娃亲,她去秦邗升的家乡支教。秦邗升直接对她说:“岑蜜,指腹为婚这样的事,咱俩还是算了,我这个糙汉和你这个细白嫩肉的人不搭。”巧了,她就是来退婚的。郎无情妾无意,一拍即合呀。*打从一开始秦邗升就知道岑蜜是来与他退婚的,他以退为进步步为营。岑蜜是他经历战火洗礼之后的温柔乡,她和他的荣耀与信仰是永远共存的。在一起后,岑蜜问:“秦邗升,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来退婚的?”男人轻哼:“废话,我老婆都不要我了,我能不知道吗?我只是聋了一只耳朵又没瞎。”-双洁/青梅竹马/齁甜/追妻火葬场-男主在报道时左耳失聪后期会好的分割线接档文《他唇之上》求收医生大叔x失忆玫瑰/男主带球跑/追妻火葬场1:好友住院,白苏去探望,遇到了好友的小叔齐彦修。男人一身白大褂,阳春白雪,光风霁月,英俊帅气,只一眼,她沦陷了。装醉偷吻齐彦修后,白苏在日记写下:我贪恋你唇上的温度,更奢望拥.有你。没多久她奢望成真,甚至还替齐彦修生了一个儿子。无名无分跟了齐彦修三年,换来的却是齐彦修以工作为由的彻夜不归。一场车祸意外,白苏失去了这三年记忆。白苏失忆离开后,齐彦修疯狂用工作麻痹自己,夜深人静时他思念白苏若狂。他发誓如果再来一次,一定好好待白苏。2:一年后,相亲活动上。白苏看向齐彦修身旁的男孩:“齐叔叔,你儿子多大?”齐彦修:“三岁。”白苏眼神透着鄙薄:“齐叔叔,我不想再被家里逼相亲了,你一个鳏夫又没人要,要不我们协议结婚,一年后再协议离婚。”齐彦修若有所思:“好,刚巧我工作忙照顾不了孩子。”三个月后,白苏实在受不下了鸡飞狗跳的带娃生活,主动递上离婚协议书。齐彦修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进碎纸机内,他紧贴她脸庞,垂了垂眼眸,央求:“苏苏,别再对我始乱终弃行吗?”白苏语气不满:“齐彦修,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的协议婚约,况且我根本不爱你。”男人毫不在意勾唇:“没关系,我爱你。”小剧场:吵架冷战了半个月,一天下班回到家,白苏从包里掏出一张纸,面色不虞:“你签了吧。”男人央求:“苏苏,吵架归吵架,别提离婚行吗?”白苏:“别扯别的,你到底签不签?”无奈接过纸张,齐彦修凝神一看:小一班,齐睿,数学,49分。齐彦修:“……”分割线接档文《娇软可口》求预收禁欲大学副教授步步为营追妻火葬场1:赵韫韫初次见到堂哥好友贺承毅是在课堂上。讲台上男人颀长挺拔,帅气冷峻,白衬衫最上面纽扣系着,严肃又刻板,全身散发禁欲的气息。被点名回答问题,赵韫韫答把原告抓进去,被男人讽刺是无知法盲。法学院迎新晚会,赵韫韫被请来客串主持人。所有的人都夸赵韫韫漂亮,只有贺承毅淡淡说一般。订婚前一天,未婚夫出轨,赵韫韫酒吧买醉,意外和贺承毅一夜糊涂。事后她本想悄悄溜走,好巧不巧贺承毅也醒了,她尴尬笑:“贺大哥,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男人眉梢微挑:“怎么,吃完想赖账?”渣男上门哭求原谅。贺承毅快速将赵韫韫搂入怀中,眼眸深邃:“感谢你成全我们。”赵韫韫眉目含笑看了一眼贺承毅,晃动着无名指的大钻戒:“亲爱的,我答应你的求婚。”2:近日,法学院学生经常看见冰山教授贺承毅接送刑事司法2班的赵韫韫辅导员老师上下班。更有细心学生发现贺承毅脖子有吻痕。有胆大的学生忍不住问:“贺教授,你和我们赵老师是什么关系?”众人屏息凝神,纷纷投给那个学生默哀眼神。此时一向不苟言笑的贺承毅突然勾唇,硬朗的轮廓变得柔和:“夫妻关系。”小剧场堂哥八卦:“韫韫,你和老贺婚后生活如何?”赵韫韫随口说:“还行。”当晚贺承毅一回家就把赵韫韫抱去了卧室。隔天,赵韫韫腿软怒嗔神清气爽的贺承毅。男人挑了挑眉:“我只是还行吗?”分割线推基友《他等了你很久》朵枝前期女撩男/后期追妻火葬场千闻集团的大小姐闻卿瑶,在大三的那个夏天,遇到一个每天都来海边栈道跑步的男人。男人高大挺拔,倒三角的身材,深邃的眼眸,闻卿瑶一眼就看上了。某次,她无意间搭上男人的腰,摸到了一样东西……结果男人一把按住她的手,不紧不慢道:“别乱来,你打不过我。”闻卿瑶:“……?”后来,男人再也没来过海边跑步。三年后,闻卿瑶作为随行记者,登上科考船,不幸遇上海盗。本以为迎接她的将是死神,却没想到一双手将她紧紧护在怀里。抬眼间,迷彩服,95式,天蓝色钢盔,地球橄榄枝臂章……男人眼中坚毅,沉声道:“别怕,我在。”*傅丞砚在隐藏身份执行任务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富家千金。他原本以为,女人对他来说都是一汪清水。却没想到,闻卿瑶是让他一生沉沦的烈酒。好不容易动心了,闻家却找到他,给他两个选择:要么,离开部队,要么,离开她。于是,任务结束后,他不告而别,杳无音信。三年后,二人重逢相遇。闻卿瑶在他的脸上逡巡,淡淡道:“难怪长得那么帅,原来早就上交给国家了。”傅丞砚忽然觉得,这个女人,他甘之如饴。然而闻卿瑶却敛起笑容,“傅丞砚,我已经不喜欢你了,真的。”#我接到保护你的任务的时候,以为是一时的,却没想到是一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