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创而逃(1 / 2)

剑猎天下 浅蓝 2391 字 6个月前

魏延通见此后他惊呆了。并不是因为自己印纹真身被敌方轻易破解,也不是因为那人长得格外丑陋,而是因为他认出了那人是谁。

魏延通眼中有了慌乱,那一刻他怎莫想也想不到帝煞竟会出现在这里。要是别人他还有一拼可是……冰晶巨蟒被完全吞噬,帝煞看到魏延通的神情便知认出了他,这怎么行不能坏了大计!于是帝煞想快快攻入城中。

冰晶巨蟒被吞噬后那印纹并没有消失。“坠落之门——返!”说罢,与刚才相同的一条巨蟒从印纹中霸道的冲撞出来,直奔魏延通,它的气势中有着极恐怖的杀气。那巨蟒只是与魏延通的冰晶巨蟒颜色不同。它通体发黑,还有黑气包裹,带有一股毁天灭地的霸道。

黑色的巨蟒冲入还未收回的魏延通面前的印阵中,瞬间湛蓝的印纹突变成黑色。

碰——

那印纹炸裂开来,魏延通被震倒重重的摔倒地上。他感到浑身无力再起,几乎运不起印能在进行作战。他熟不知刚才帝煞那招邪恶到将被攻击者的本命印纹毁掉,魏延通此时胸前的印纹已经开始时有时无了。它正在慢慢地褪色,不出半刻中便会永久的消失。魏延通也将是个用不能结印纹的废印师了。

“呃可恶啊——啊——”魏延通全身无法受控制没有力气站起来,与他一起出城的印师们也死的死的伤。没有多久整个战场上就只剩下魏延通一人了。十几名奉命守城的印师想救魏延通但刚出城便被敌军乱箭射死,那些箭都有毒,中箭的印师都灰飞烟灭了。“别出来了!都别出来了——啊!”魏延通知道帝煞想用它做诱饵不费一兵一卒进城,他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兄弟们保不住,城也要失守了。

尽管魏延通这样喊,陆陆续续还是有印师试着来救他,可都被乱箭射死,不一会城东便没有守城印师了。

帝煞的嘴角向上扬起,他一步一步的准备入城,可魏延通抓住了他的脚,此时的魏延通已经没了抬起头的力气,但他还想阻止帝煞。

帝煞瞥了一眼那颤抖无力的手,毫不屑的用左脚踩住它。手被踩入泥土三分,魏延通痛的低吼了一声,手却还是没放开。他记得当时他许下的誓言:“我,魏延通一定当好左卫将军,守好东城为百姓而战,想夺我的城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这是他刚当将军时的情景。“呵呵!”帝煞又将右脚运用印能狠狠的踏在魏延通面向大地的头上,帝煞左右碾压,魏将军此时已经没了抵抗之力,见他断了气帝煞挣开那只死抓住他左脚的手。故意从踏着魏延通的头开始大摇大摆的进入轩辕城。

由于城中主力军全被派往城西进行支援了,所以帝煞很快就杀进了主帅营外。

“啊——”一名在帅营外的士兵被打飞从门外翻滚进来,帅营的全体印师开始迅速集合,齐威征一见立刻跑过去但那名印师已经断气了。他出了帅营掀帘一看:“什么!帝煞老贼。完了,这是个套哥哥他们上了调虎离山之计了,不行!”齐威征召唤出了自己的战铠暗黄的颜色加上强壮庞大的身躯显得齐威征很稳重,很有威严。他暗自派一小兵去报告哥哥请他速来支援,自己则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带着十几名帅营的将士站在帝煞等七八名敌军对面。

帝煞自然认识齐威征:“哈哈哈,你哥哥呢,是害怕本大王了还是像个傻瓜一样去城西喽”帝煞口中讽刺的语气加上那张丑陋的脸漏出欠揍的表情,让本就易怒的齐威征更是忍不了,他的怒气达到了顶峰。

“别以为老子怕你!老贼,有爷爷我在这你就别想成功,懂吗!”齐威征双脚一震,加下地面裂开几道纹路,与此同时暗黄的战甲也泛起光来。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印阵,那印阵上的图案像龙一样。看来不仅是魏延通见了帝煞直接用印文真身就连轩辕城排名前三的高手齐威征也不敢轻敌,他也是直接用了印纹真身进行作战。随着暗黄色光芒的包裹,齐威征身上的战甲发生了变化。右肩处的肩铠化为一颗暗金色的龙头,两条龙须在风中飘荡显得无比霸道。胸口正前方是印纹真身的图案,暗金色与一小部分红袍交相辉映。身后现出一条通体暗金的神龙,那龙嘶吼一声化为一个光球进入齐威征战甲的龙头处,龙眼闪动,一瞬间迸发的能量波及照亮了四周帝煞带来的黑暗。

其余几名印师也都纷纷显出本命印纹真身,双方几十人在帅营附近混战起来,不同的印纹互相激发释放技能。不同的颜色交相辉映,战场显得五颜六色别有一番美意,但这美意却是以杀人为代价,以战争为代价的。

“老贼向哪看呐!爷爷来战!”齐威征将早已续好力的拳头挥了出去,那一记重拳打断了正在作战的帝煞,他与帝煞赤手空拳的对打起来。他们二人互相过招,招招致命。一黑一黄来回碰撞直焦云霄后有急速坠落于地上,此时天空还有刚才的一丝印痕。幸好齐威征较擅长近战,这才在这些回合内没有处下风。

“十爪龙尾拳”齐威征双拳之上覆盖了一对由印能组成的龙爪似的武器。数十拳相向挥出,但却有数百记得龙爪打在帝煞身上,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帝煞不由被齐威征击退了几步。

帝煞一只手捂住胸前,一只手则有印纹出现在掌心,连续向前抛出,几个乌黑四周似螺旋的球体向齐威征砸来。齐威征躲过了几个,剩余的两个来不及躲避便直接用龙爪斩破,可没想到的是龙爪镜像遭遇反噬一样留下两道深深的黑色印痕。齐威征双手一抖用印能填补龙爪的残缺,不过三秒,龙爪上的裂痕便不见了。帝煞感知到从城西那边有人在赶来而且印能反应强烈。

“不能再拖了!”于是他也用出了印纹真身。只见他双手背后,身体向上方升起,浮于半空脚下出现了一副黑色的印阵,印阵的图案太过于麻乱,仅看图案看不出什么端倪。从印阵里冲出来两条乌黑的光束,它们交错着从下至上围绕帝煞旋转上升。随着他们的上升,帝煞原本的黑色风衣也由下至上化为了一身乌黑发亮的黑色与几抹绿色点缀的战甲。上身战甲边棱带刺,战靴鞋尖向上弯像两颗獠牙。突然,从他脚下的印阵中喷发出来一股浓黑的柱体也似液体将帝煞完全淹没其中。“崩——!”乌黑的能量柱向四周炸开,同时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及,帝煞的身后有一只巨大的鬼手。那鬼手化为能量球进入帝煞的战铠中,帝煞本就乌黑的战甲此刻更如火上浇油般显得格外鲜亮。

齐威征紧握拳头档在头的上方用来抵抗帝煞的能量波及。战场上无论是敌友双方所有士兵皆被击飞数十米开外,倒地后的印师能再站起来的所剩无几。齐威征一见心想:“不愧是七星印二级的王者,实力好恐怖也就哥哥可以匹敌了吧,不论怎样我也要撑到哥哥回来。”他又大喊道:“老贼,看招!”齐威征将印能集于双拳龙爪之处,龙爪暗黄的颜色更深了。他出手了,朝着空中的帝煞打出了加强版的“十爪龙尾拳”。数以千计的龙爪从地面打向空中的帝煞,但帝煞并不慌。只是微微一笑,眼神中有着百般情绪。他不慌的催动着脚下还未收回的印阵,用右脚划个大圈。那圈迅速扩大以至完全覆盖它的脚下之后形成了一个螺旋的黑洞,这黑洞与当初对付魏将军的有些许不同。这便是一个由十一个绿点连成的图案,形状则像一只鬼手!

“坠落之阵——本命真身”帝煞轻声一道。那脚下的黑洞便旋转起来疯狂的将齐威征的攻击毫不客气的全部收入囊中,那鬼手动了动似乎表达了不满。帝煞看了看下面的齐威征故意装出怜悯的样子道:“啧啧啧,真是高看你了呢。”然后又突然阴下脸道:“你就尝尝这个吧!哈哈哈哈哈”随着笑声他印阵中数以千计的黑化龙爪飞出,密密麻麻的打向齐威征。“这……怎么可能。”齐威征蒙了他居然可以强化自己的技能并返打给我。

齐威征来回闪躲但避免不了被击中,帝煞收回了脚下的印阵,瞬到齐威征面前就是一记重拳。打到齐威征胸口上,齐威征不敌连连后退然而并没结束他追上去又是一拳,齐威征被击飞出去,地上出现了两道又深又长的印痕。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