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怀着孕跪在雨中求他,他极尽温柔的安抚着他的白月光,却挑眉睨着她语气冰冷无情:“婉儿也怀孕了,你的孩子打掉吧。”有人说恨上自己深爱的人很难,可那一刻她却觉得,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