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乾坤再造(1 / 2)

禁宫之外,虽有永王数万心腹爪牙,闻事穷凶反扑。

未料,禁卫统领蒙剑早有布防,加之骁勇无当,又持太祖圣物,号令天下,不半日,便肃定叛乱,尽剿贼众。

蒙剑手执龙吟剑,立在伏尸如山般的禁宫之外,眺望狼烟吞噬之下的帝都,他似乎,又看到了一个盛世王朝在劫后余生中雄势崛起。

信帝凭一己之力,雷霆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诛杀奸王,旋转乾坤之事,传于天下,国人奔走相告:天子徳智双全,乃四海圣主。

田迁等老孤遗臣更是如梦方醒,泣拜苍天浩徳,先帝英魂护佑,天子睿明圣君,大宁长存,国事不衰。

水袖宫内,宫人往来碌碌,医官立伺在侧。

轻舞缓缓撑开来眼,玉脸上的创口已被包扎处理,她痛咳一声,眼帘中,映出的正是那张英帅的面庞,她喜慰道。“陛下,奴婢,奴婢没死吗?”

“醒了?”信帝眸中含情脉脉,淡笑道。“朕不允,谁敢叫朕的皇后死?”

轻舞面颊骤时羞红,这一羞臊,使得创口愈发烫裂,她秀眉微蹙,猛间想起了一件天大的事情,急道。“陛下,不好,这帝宫之外尽数永王爪牙,永王死讯一出,其众必将叛逆作乱。”

信帝佯怒道。“你呀,就是什么事都挂记在心,安心养伤即可,逆贼之事自有蒙统领为朕料理。”

轻舞略惊,忧疑道。“禁卫统领蒙剑乃永王义子,陛下何以将江山性命之事托之?”

信帝道。“蒙统领乃忠良之后,将来必定会是大宁又一个天波将军。”

轻舞道。“陛下为何如此确信?”

信帝大笑道。“因为朕是天子,天眼慧目,有识人之明。”

轻舞轻斥道。“陛下何时能改改这傲大的臭毛病?”

信帝惬声笑道。“这不朕身边有你嘛。”细细为轻舞盖好被子,又将那夜与蒙剑之事诉与轻舞知晓。

轻舞听后心惊肉跳。“陛下当真是下了一盘险棋,以后万不可如此!”

信帝微微一笑,回味那夜之事,当真惊险万分,那一剑,距他的咽喉只有一寸不到,若蒙剑在忠和义之间选择了义,那么,自己早已身首异处。他捋了捋思绪后,道。“是乃险中博弈,不过朕乃天命之子,自有天佑。贤良难求,若不以身试险,又何得贤臣辅佐?朕本是笼中困龙,待人宰割,唯赌天命,奋力一搏耳。”

“自奴婢第一次见陛下那日时,便深知陛下并非愚昧之人,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代圣主,好在奴婢没有看错,陛下果真聪慧睿智,天命之子。”

轻舞暗自欣慰,思及信帝以身犯险,仍就心有余悸。“以后绝不可再如此鲁莽了。”

信帝安慰道。“好了,朕记下了,你也得给朕安心养好身子,朕这边还有些事务要待处理,稍后再来看你。”

信帝出了水袖宫,又询问小德子几人伤情,医官回道。“皆无性命大碍,调养数月即可。”

信帝这才放心奔昭德殿而去。

昭德殿内,蒙剑血染战铠,见信帝来,跪地奉剑道。“臣下不辱圣命,天威之势,众贼俱惶,今贼逆俱灭,特奉还太祖圣物。”

信帝心中喜慰,快步上前扶起蒙剑。“一字并肩王,快快请起。”

蒙剑不禁周身一震,这一字并肩王,乃是与天子并肩齐坐,俯视天下,雄霸三公,吓得他再次跪拜。“臣万死,这一字并肩王,绝不敢受。”

信帝轻疑道。“怎么,并肩王是信不过朕之金口玉言?”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