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指鹿为马(1 / 2)

大宁永兴六年,惠帝裴泫民于营山狩猎遇刺身亡,同时遇难的还有皇后慕容氏,长皇子裴永智。

国丧一出,举国震惶,社稷崩离。

风雨飘摇中,年仅八岁的皇四子裴永基被推上帝位,改元德隆,是为信帝。

拥立有功的大将军朴灿烈进封永王,加九锡,佩剑入殿,入谒不拜,出入天子仪仗,一时权倾四海,独霸朝纲。

德隆六年,初夏,昭德殿。

龙案之上,趴卧着一名英逸少年,正是信帝裴永基,周边摆放着大小各类诸多玩偶。

要说,这信帝今年已然十四岁,正是参里朝政,历练才干之际,但那张英帅的面孔之上却透露出极是违和的呆楞,只顾埋头摆弄玩偶,憨迷自乐。

要说为何会如此,只因先帝遇刺那年,尚在年幼的他受到极度惊吓,以至智力欠常,成了一个愚痴儿。

人言:愚痴天子。

永王朴灿烈端坐在侧,威慑四方,他余光扫视了一眼沉迷自乐的信帝,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蔑笑,接着按剑起身,雄视殿中诸臣。

群臣皆惶然惶恐,跪地伏拜,山呼万岁。

永王微微抬手,几名金甲卫士这时便抬进来一个东西,上边覆盖着一张大黑布,看不里头究竟是何物。

诸臣面面相觑,不知何意。

永王突地冷抽利剑,吓得众人一阵颤惶,伏地不起。

少顷,只听永王朗声道。“孤,近来获得一神奇异兽,却不知是何物种,今特带来朝殿,请诸臣僚为孤作一辩耳。”

须臾,他微微抬手,金甲卫便掀开来黑布,露出来一个大铁笼子,铁笼之中,关着的正是一只斑花麋鹿。

诸臣这才恍然大悟,立时献媚道。“恭喜永王获得奇兽异鹿。”

永王摇头冷笑道。”错也,此非鹿也,请诸卿再作细辨,看是何物?“

诸臣闻言后,皆是一愣,擦眼,定睛,再细细辨查,确是麋鹿无疑,言道。”实乃鹿也!“

心腹爪牙却驳道。”错,实乃马也!“

鹿也!“

马也!“

乃是鹿也!“

乃是马也!“

明明只是一头鹿,被有心,好事之人带偏之后,总会有离奇的事情发生。

一时间,朝堂之上,多有争吵者,有言鹿者,有言马者,甚至更有人言及:此乃鹿与马之产交所物,或可叫马鹿,亦或鹿马。

总之,芸芸众口,总有道理。

永王突地冷咳一声,诸臣皆肃静不言,他看了众朝臣一眼,道。”言鹿者,请先举手,言马者,后请举手。“

结果言鹿者,占据多数,言马者,数少,却依旧高调阔论,双方又陷入剧烈争论,骤时,朝殿之上喧乱不止,犹甚集市。

永王咳声道。”诸卿不要争了,此乃为马也。“

“什么?这是马?这不明明是鹿吗?”

见物主抛出了答案,诸臣一脸疑讶,险要怀疑人生。

永王冷冷大笑道。“诸卿有所不知,此乃西寻国所产物种,名唤流云驹,乃世间罕有之千里良驹。”

一些小佞立时见风使舵,献媚道。“恭贺永王获得千里良驹。”

永王陡而沉喝一声。“大胆,此乃天子之物!”

众臣皆伏地不起,恭喝道。“恭贺天子获得千里良驹。”

一时间,朝臣争相拜贺,声势浩天。

永王今日唱出这台戏,本就是想试探朝臣态度,以图它谋,见满殿诸臣皆屈于自身淫威,不禁惬足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朗朗乾坤,圣殿之上,竟有人指鹿为马,群佞附应,何其荒唐!何其龌龊!”

须臾,一道猖狂大笑响彻大殿。

“何人所笑?”

永王嘴角笑意骤然僵止,眸中闪过一道肃杀寒光。

“御史王洛!”

王洛叱喝一声,昂首出班,朝信帝三拜九叩后,整了整衣冠,厉视殿中诸僚,斥声怒骂。“食君之禄,分君之忧,我大宁长风,昭德圣殿,却未曾想尽是满堂魍魉!小鬼结群,可耻,可恨!”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