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可有个人生愿望,有朝一日,定要将大众男生白庭枢搞到手。可是越往后就觉得越难。“白庭枢,我觉得我追不到你了,我不行了。”“好好的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来,我站着不动。”“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站着不动我就能追到?”“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