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1 / 2)

你可曾是校霸 一野 693 字 7个月前

高考前一个月,我因为被抓到上课玩手机,被停课了。学校通知了我的家里,我被带了回去。

班主任说:“别来了,高考那天再来吧。”

回家后,我爸扯了跟电线绳,打了我。又强迫着我打开了我的手机,翻了我所有的聊天记录。其中最想让我发笑的是,我被他抓到谈恋爱了,不是和孙致辉,是和另外一个人谈了一星期只见过两次面的人。

他说我败坏门楣,说我不知羞耻,区区十七岁,胡搞八搞。新账旧账,一个月的时间,我听尽了辱骂,受尽了毒打,精神恍惚,身上也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我爸说我没有抱负,对不起自己,没资格活着。可我连我自己都未来是什么都不知道,哪里来的抱负,又哪里对不起了呢?那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我拿了把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刀顶着我的大动脉。我告诉自己说,这一刀下去,什么都结束了,什么也都没有了。

也好,人生来就是受苦的。

可是那次,我没有死透。我多怕疼啊,不舍得对自己下狠手。那把刀割破了我的血管,可却没能要了我的命。

那年的高考,我没有参加。在我爸的极力要求下,我复了课。

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还有气,心却死了。再回去时,学校还是那个学校。可物是人非,这周围再没有一个人是认识的了。我也是风靡一时的人物,高三那年提起何安二字,有几个是不知道的?只是那幼稚的名利场,随着一群人的离开也都随风散去了。

我被分到了高三十七班,一个新班级里,有一群不属于我该认识的人。

那天我走在楼道里,两个浓妆艳抹的女生对我指指点点:“她是上一届的个姐,叫何安好像是。”

听到这句话,我莫名的想笑。她们喊我“姐”,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不管怎样,我再也不会因为谁的一句话,再去围堵别人了。

我在这个学校里,是过去的江湖,年迈的侠客,再掀不起任何风浪。

这一年,我很孤独,我再不愿掏心掏肺的去交什么朋友,也不愿费心费力的交什么圈子。可我名声在外,也倒是没人招人我。可我也不曾再像从前那样没有任何心思的好好学习了。我不知道心里缺少、飘走、刮散、烧毁了什么,那里总空荡荡的一片,毫无生机。

章节报错(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