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收文《窃鸾》、《夺欢》求收藏。本文文案:镇国公家的幼女江知宜自幼体弱,一朝病重,眼看就要香消玉殒。有云游的和尚登门拜访,断言其命格虚弱,若能嫁得像上将军那样杀气重、阳气足的夫婿,或许还能保住性命。镇国公为救爱女、四处奔波,终于与将军府交换喜帖,好事将成。然而变故突生。当夜,算命的和尚被拔舌悬于梁上,上将军突然被派往塞外,而气咽声丝的江知宜,则由一顶轿撵抬进了皇宫。岁暮天寒、雪虐风饕。她被困于榻上一角,弱不胜衣,两靥生愁。阴鸷狠绝的帝王俯身而下,伸手握住她的后颈,逼她伏在自己肩头,贴耳相问,“试问这天下,还有比朕杀气重、阳气足的人?”#他有一座雕梁画栋的宫殿,里面住着位玉软花柔的美人,他打算将殿门永远紧锁,直到她心甘情愿为他弯颈#【高亮】1.架空、双洁、HE2.皇帝强取豪夺,爱是真的,狗也是真的,疯批一个,介意慎入!3.非纯甜文,大致过程是虐女主(身)→带玻璃渣的糖→虐男主(身+心)→真正的甜————————预收文《窃鸾》文案:姜涟为罪臣之女,为保性命,甘愿沦为摄政王府的笼中之雀,以自由换得权势的庇护。摄政王权倾朝野,手握生杀之柄,却是个双腿皆废的残疾,独爱拥姜涟入怀,为她拨弄散落满肩的墨发,美人在侧之时,不容旁人有半分觊觎。苟且偷生、惶惶终日,姜涟本以为自己早被折断傲骨,却在赴宴之时,碰上刚即位的皇帝。新帝年少势弱,面如冠玉的脸上,端的是霁月清风之态。隔着帘后宾客盈门的熙攘,他目光灼灼,流连在轮椅上的摄政王和其膝下美人之间,笑的疏宕不拘。他想:总有一日,那权柄会是他的,美人也会是他的。【高亮】1.三人行,必有无处不在修罗场2.皇帝是男主,与女主HE3.男C女非C,女主非善类,介意慎入————————预收文《夺欢》文案:温流萤自幼与谢家三公子定下亲事,刚及碧玉之年,谢家便亲自着人南下迎接。江南的夏初梅雨霏霏,风卷细帘。隔着云烟氤氲,谢枕石见她盈盈福身,吴侬软语的一声“问三哥安”,携着细雨正扑在他的面上。这声三哥,从江南叫到京城,直到进了谢家,看见座上端坐的谢家三公子谢弥山,温流萤才知道,这声三哥叫错了人。转眼已过十月,寒意初生,婚事即近。几月未见的谢枕石突然出现在她房里,浑身皆被冷雨浇湿,水珠顺着盔甲而下,接连不断的砸到地上。他似是醉了酒,面上带着荡然肆志的笑意,手中的长剑落在她新绣的嫁衣上,声音含糊不清。“你们小南蛮子惯会哄人,前些日子还说非我不嫁,转头便要为我兄长绣嫁衣。”#若阁下有缘途经将军府,请代我献上塞外似血残阳,并捎去一句“梅子黄雨,我见流萤。”【高亮】1.女主只是和男主兄长定亲,没有更进一步2.意气风发少年将军×明艳娇贵大小姐3.架空、双洁、HE4.中期涉及强取豪夺,介意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