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拦路鬼(1 / 2)

陈二本端着盛满汤的碗说道:“好,知道了!”

二婶走到纸人跟前将朱砂和鸡血融合到一起,然后用毛笔搅拌均匀,二婶用毛笔沾着鸡血和朱砂在纸人的两个肩膀和头上画了三个符咒,画完符咒之后将毛笔压在红碗上。

只见毛笔刚刚压在浸泡着鸡骨头的红碗上时红碗内部就自燃起来。

两分钟过后红碗内的火就燃烧殆尽,二婶走向前去掀开盖在红碗上的红纸,就见红碗内的朱砂和鸡血已经消失不见。

红碗内原本白色的鸡骨头现在也都变成了赤红色,二婶将赤红色的鸡骨头安放在纸人身上,那骨头居然就黏在了纸人身上。

二婶刚刚按放完最后一根血红的鸡骨头,就见那纸人给所有人一种错觉,似乎就让所有人感觉那纸人活了过来一样。

二婶打开纸人头上的一个玄关,一个手腕粗细的圆洞就出现在纸人的头上。

二婶将糯米和药酒一起倒入纸人头顶上的圆洞之中,然后二婶将印儿的中指抓在手中,吓得印儿是直发抖。

二婶拿着银针刺破印儿的中指挤了三滴血在纸人的肩膀和头上,然后将中指对着纸人头顶的圆洞往里面滴血,滴了不少的血,吓得印儿是直发抖,心疼的老汉和老妇人都不想看下去了。

二婶对着一旁的老汉陈二本说道:“快给孩子喂药!”

陈二本端着碗就放在印儿的嘴前,陈二本说:“快,喝完就好了。”

印儿也是知道现在这样做也都是为了救自己,就大口大口的喝着碗里的汤药,汤药一点味道也没有,就是扎心的凉,可是汤药还冒着热乎的热气。

喝完印儿就说:“好凉,这汤比冰块还要凉,爷爷印儿好冷。”

这是二婶在做纸人替身,如果不同时进行的话会被察觉有两个印记,二婶是给纸人加阳气,然后同时把印儿的阳气给遮盖住,让别人以为纸人是活人。

陈二本抚摸着印儿的头,明明印儿的身子在发热,怎么会说冷呢,老汉也不敢多问就安慰的说:“没事,没事,娃乖,一会就好了。”

二婶将包着红碗的红纸堵住纸人头顶上的圆洞,尺寸刚好堵住纸人头顶的圆洞,印儿就说自己特别冷冷的受不了还一直抱着身子发抖。

二婶不以为然的说:“带着印儿和纸人去里屋。”

二婶说完就抱着纸人朝着里屋走去。

陈二本牵着印儿的手也走到里屋门口,二婶回头就说:“孩子和纸人进去,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就可以了。”二婶一手抱着纸人一手拉着印儿的手就走进了里屋。

就在二婶刚刚进里屋的时候堂屋内的油灯突然亮了起来,这让在外面等着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起来,关键是那油灯还冒着幽幽的绿光。

油灯猛的自己点燃其实并不吓人,只是那个油灯是二婶请神上身时用的那盏油灯,听说那盏油灯用的都是活物的油,但是不管你放多久那油都不会变成白色的油块,这便是专门用来请神的通灵灯。

二婶这时候阴黑着脸从里屋走了出来,二婶牵着已经恢复正常不说自己冷的印儿。

二婶对陈二本说道:“你们带孩子回家吧,没事了,二妮就别回去了,这三天呆在我这里,你们路上遇到什么人都别搭话,搭了话你家娃子就活不了了,快点走吧。”

此时二婶的声音已经变成年轻女子的声音,看来是二婶家的保家仙已经上了二婶的身子。

二婶现在似乎很急的样子,半推搡着,就把大家都赶了出去,二婶将老汉陈二本、陈河、老妇人推到二婶家的大门前。

二婶递给陈河一个药丸说:“吃了它,你就没事了。”

陈河现在也是害怕不敢跟二婶搭话,就接过药丸,陈河很麻利的吃了下去。

二婶用年轻女子的声音对着大家再三叮嘱到:“记住一路上绝不能跟任何人说话,你们几个人也不能互相说话,有人说话也绝不能理,因为跟你说话的绝不是人,想让印儿活着就不能说话。”

大家还都表现的不错,只是点点头,现在都开始不理二婶了,毕竟这关乎着印儿的性命。

大家一路上谁也不看谁,谁也不支声,连大气都不敢喘,就迈着大步的朝家走,这时天已经黑了,那个时候的农村晚上路灯肯定是没有的,出门着急谁也没有带手电,虽然现在大家都想走的快点。

可是天黑农村的路也不好走,大家也都走不快。才刚走出去没多远就碰见了熟人,这个人是住在刘家屯的一个远房亲戚,印儿的舅姥爷,也就是老妇人的亲哥哥,平时住的比较近也经常走动。

印儿的舅姥爷满脸笑容的打招呼说:“印儿,到哪里去啊,走,跟舅姥爷去家里吃饭去。”

这时的大家也不怕得罪人,陈二本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就紧紧的拉着印儿的手朝家的方向大步的走去。

印儿的舅姥爷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就停下来说道:“嘿,你一家人都咋的了,日子过好了都不理人,姐,姐,你带着印儿去那里的,跟我回家吃点饭啊?”

大家对印儿的舅姥爷也不搭理也不回头,假装看不见印儿的舅姥爷快步的走着,实在不行等印儿没事了去他家里赔个不是,在把今天的情况解释明白。

走出刘家屯之后是一段小路,小路很窄很泥泞只够一两个人并排走过的,路旁就是水沟和杂草丛,大家一前一后的走了三百多米远。

这时就见窄小的路前站着一个年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女孩正对大家招手说:“救命,救命,求求你们救救我。”

众人看见一个小女孩蹲在路边正在哭喊着就犯了难,因为路很窄也没有路绕着走,眼看马上就要走到小女孩的跟前。

现在大家也都没忘记二婶给说过的话,就低着头一路快步走着,心想只要走到家就没事了。

大家走到小女孩跟前才看清那小女孩半个身子已经陷进了水沟里,正可怜兮兮的看着大家喊着:“救救我,救救我!”大家都低着头没有去瞧小女孩。

老汉陈二本一边走一边拉紧了印儿的手加快了步伐走过小女孩。

走了很久直到再也听不见小女孩的声音大家才放松下来。

五分钟过去了,大家走过了泥泞的小路。

众人眼看就来到了陈家屯的村头,就见这时陈家屯的村头正站着刚刚要淹死的那个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凶狠的看着众人说道:“是你们害死了我,是你们害死了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小女孩尖锐的声音恐怖至极。

大家都停在了原地没有动弹,冷汗已经浸透了汗衫。

这时的大家也不敢继续往前走,因为那个小女孩就站在村口的路中央。

这时只有陈河低着头往前走,陈河从老汉陈二本和老妇人中间挤了过去,陈河头也没有回头,只是快步的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老汉陈二本想喊陈河,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憋在了嘴里,自己差点就害死了自己的娃子,搞得老汉陈二本现在是直冒冷汗。

老汉陈二本想拉着印儿的手跟在陈河的身后走进村子。

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时候身旁的印儿开口说话了:“爷爷,印儿害怕。”

老汉陈二本这时候心里是咯噔一下子。

陈二本这时吓得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陈二本着急忙慌的捂住印儿的嘴。

万万没有想到陈二本那么一捂立马就吓的他是脸色苍白。

陈二本就感觉印儿的体温就在陈二本的感觉中慢慢的变凉,由于老汉陈二本捂着的印儿的嘴,这时的陈二本就能感觉到印儿的呼吸已经没有了,印儿的小身体就僵硬着直直的倒了下去。

站在村口的那个小女孩则是发出了十分瘆人的笑声。

老汉直接从腰间取出了烟袋杆子想照葫芦画瓢朝着印儿的身上抽打了一下。

只见印儿的身体毫无反应,就是被烟袋杆子抽到的地方显现出了一条黑色的长印。

这时的老汉已经是老泪纵横,陈二本对着印儿呼喊着,老妇人更是承受不了打击直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章节报错( 免登录 )